让孔乙己优雅的活着

蓝仁让孔乙己优雅的活着已关闭评论条评论 410 次浏览

周立波一到店,所有喝酒的人便都看着他笑,有的叫道,“周立波,你眼睛里又添上新的红血丝了!”他不回答,对柜里说,“烫两张锡纸,要一袋可卡因。”便排出九文大钱。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,“你一定又吸毒了!”周立波睁大眼睛说,“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……”“什么清白?我前天亲眼见你吸毒被美国警察抓了,吊着打。”周立波便涨红了脸,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,争辩道,“吸毒不能算吸……吸毒!……艺术家的事,能算吸么?”接连便是难懂的话,什么“海派清口”,什么“咖啡”之类,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: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

根据孔乙己改编过的段子,相信大家都看过不少,鲁迅先生大概想不到,在1919年创作这篇小说99年后的今天, 孔乙己这个名字还会时不时出现在人们的眼前。

小时候读孔乙己,是看不懂的,当时也读了不少小说,唯独这篇读不懂,不知道鲁迅先生要表达什么,只是觉得孔乙己有点像人物小传,围绕着酒店这个场景描述了他的后半生。

年龄再大点,只是觉得这个人可悲,读了那么多书,也没有过好自己的一生。

毕业出来到北京工作,开始觉得这个人可惜,空有满腹经纶,却没有过上好日子。

工作了一些年,开始觉得,个人力量的渺小,有时确实无法撼动时代的巨轮。

记得当初,无论如何被人说,死活都要来北京,无非是觉得小地方靠人情世故, 终不会给我们这种不善社交的人一丝好的活路。好在,这是21世纪,是知识付费的时代,她们即使只有理论知识,也可以过的很好。

如果孔乙己活在21世纪,正在观看此文的你们和我,大概都会看到如下内容: